蓦然回首

【双叶】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 (短fin)

好梦留人睡:

 1.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大家继续一起爱全职爱叶神!


2.十分感谢大家的陪伴╭(′▽`)╭(′▽`)╯


3.兄弟双视角,诸多私设   


 


   ①叶秋


沈晚四年前从M国留学回来,成了一名标准的海归,她长相出色又伶牙俐齿,第一次招聘会上就拿到四个offer。不过她最终选择了底薪最低、职位最平庸的叶氏集团,四年时间,从职场新人到总裁特助,沈晚走的艰难。


 


 沈晚觉得她的老板算得上全世界最棒的老板。她沈晚敢向所有在CBD工作的人保证,叶氏的年终奖绝对是最丰厚的。叶秋本人也就像所有玛丽苏小说里总裁的标配,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对待下属温和有礼,穿着绅士标配的细条纹西装,衬衫扣子永远禁欲的扣到最上面。


 


按照玛丽苏小说的套路,沈晚说不定还有竞争一下恶毒女二的实力。


 


但其实抛开工作,叶秋和沈晚,算得上酒友,关系亲密的酒友,各自带有着秘密的。


 


今天是五月二十九号,对于叶秋来说,算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按照常理,叶秋应当回家过的,但是似乎叶父有什么事情去了美国,家里只剩下他一个,叶秋就约了沈晚去喝酒。


 


沈晚是个生活贫乏的人,自然是对这个酒友有求必应。他们两个习惯去的酒吧很安静,是家清吧。和酒吧主人的气质也很相近,酒吧的主人是个腿脚不好的中年男人,长相清秀,眉目之间透着一种经过岁月洗礼的温和,酒吧里没请什么乱七八糟的乐队和DJ,只有一个造型古朴的大唱机,经年的放着优雅低沉的爵士乐。


 


这种独特的酒吧氛围倒也吸引了不少顾客,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喝酒或聊天,一晚上利润倒也可观。


 


看到叶秋和沈晚来了,男店主立刻熟络的拿出两个杯子,朝叶秋点了点头:“二少。”叶秋笑了笑道,“方大哥。”沈晚对于二人的对话习以为常,对于二少的称呼也未有异色。


 


“喝什么?”


 


“Deleon Anejo Tequila。”男店主略微露出些不赞同的神情,但是还是从酒柜里抽出了一瓶放在吧台上。


 


沈晚有种隐隐的预感,或许今天,就是他们从酒友变成朋友的日子。


 


酒过三巡,两个人都有些微醺,叶秋从烟盒里叼出一根烟点燃,衬衫的扣子已经被解开了两颗,领带也已经被扯松了。沈晚用手撑着头,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哦?双面精英?”


 


叶秋笑了笑,深吸了一口烟,徐徐说道:“我有一个哥哥。”说完,像期待沈晚说些什么来打断一样似的,他停顿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双胞胎哥哥。和我长得一摸一样。”似乎经过了刚才的停顿,他的语速快了起来,说话也更流畅了。


 


“我母亲是一个很差劲的母亲,我父亲……严格来说,也不怎么负责任。所以……是我哥哥照顾我。很稀奇,一个只比我大三分钟的哥哥。我们那么好,如果我没有……”


 


 


叶父和叶母的结合,宛如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年轻时候的叶父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情窦初开的年纪,遇到了单纯可爱的富家千金,本应该是一对最完美的爱侣,可正如现在的小说都无情抛弃了王子公主的传统爱情故事,这段感情最终只是少年无奈的单相思。


 


襄王有意,神女无梦。


 


可如日中天的叶氏集团唯一的少奶奶的位置,实在是令人眼热,叶秋的外公早年丧偶,一个人在荆棘遍地的B 市闯出了一片天下,只想给掌上明珠一个安逸稳定的生活,对于叶家送上门来的亲事求之不得。


 


可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婚姻中的叶父和叶母并不幸福,叶母本就对父亲的决定心怀怨怼,但却无力反抗,只能把满心不满发泄到这个疼爱自己的丈夫身上,恨他毁了自己无忧无虑的少女生活和与心上人无限美好的将来。她讨厌他的闷,讨厌他对文学的一无所知,他甚至分不清契诃夫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区别,讨厌他的古板,甚至讨厌他每天早上固定的中式早餐,咸豆花和包子。


 


叶修和叶秋就这样不被期待的诞生了。他们的母亲曾经两次去不为人知的没有医疗执照的医疗作坊,想处理掉这对意外的天使,但是最终在他们的父亲和祖父的殷殷关切下,他们出生了。


 


听起来还不错,除了糟心的母亲之外,这对双胞胎兄弟还是理应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可是后来从呱呱坠地时脐带缠绕这个不幸的事故开始,似乎就预示着这两兄弟一生都会是坎坷与峥嵘相随。而大哥的不哭不闹与弟弟的大声哭嚎,也似乎冥冥中奠定了他们一生的道路。


 


叶秋小时候简直是个长了腿的麻烦。从照顾他们的保姆嘴里就能知道,虽然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她总能分清两个孩子,因为那个总是爱哭爱闹,动不动就尿床屙屎的一定是二少爷,只有饿了或者该换尿布才纡尊降贵哭一哭的一定是大少爷。


 


那个时候世事无常,他们兄弟母亲早已离家不知所踪,祖父病故,内心千疮百孔的年轻父亲远赴重洋,只留下老迈的保姆和他的孙子,从小就给他们补习功课,叶秋和叶修的童年就是在繁重而又无尽的课业中度过的。父亲过年的时候回来住两天,但是少言寡语,仿佛多看他们一眼会伤了眼睛一样。


 


这样的家庭中成长出来的孩子,很容易缺爱的,好像黑暗里成长出的花,披着绮丽多彩的外衣,枯朽陈腐的内里。


 


但是叶秋居然没有。他有一个哥哥。


 


在年少的叶秋眼里,大哥是一座宝藏。他永远都那么聪明,永远能最快的学会方大哥教的所有东西。他会用草编蚱蜢和兔子,会用树叶吹小调,会吹清亮的口哨,甚至会做一碗叶秋最喜欢的炸酱面条。


 


叶秋的童年并没有缺憾。他有全世界最好的哥哥。叶秋常常这样想。


 


他们九岁的时候,他们跟随着当时的小学毕业班一起考进了重点初中,成了那个年级年纪最小的两个学生。眼中高大的课桌,高大的同伴,调笑、好奇、或轻蔑的眼神。


 


校园暴力是个可怕的东西。


 


叶秋那个时候和叶修不在一个班,对于他来说,他一下子成了一座孤岛。虽然叶父不在他们身边,可是吃穿用度,从来没有短过他们兄弟,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名牌货。再好的中学也总有几颗烂苗,总有同年级和高年级的人找叶秋“借钱”,他们都比叶秋大三岁以上,高了不止一个头,挡在前面就像一座山。


 


叶秋胆子小,给过他们几次钱,可是被家里的保姆奶奶说过几次之后,就再也不敢去要零花钱。相比同龄的孩子,叶秋也是早慧,他想,这些人也一定会去找哥哥麻烦的,而大哥的零花钱看起来还是那个样子,大哥既然可以做到的事,他自己也说不定可以。


 


然后当天他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还是叶修找到了在操场角落里哭的他,然后后来他就再也没有被欺负过,很多年之后叶秋想,聪明一点的话,就该问一下叶修是如何搞定那些人的,可是似乎潜意识一直在告诉他,只要有哥哥在,一切就都没问题。


 


时光就这样静静的流淌。


 


后来高中的时候,还是会有混混欺负他们年纪小,不过少年的个子窜的都快,叶修的个子也赶了上来,十四五岁的少年,已经学会选择用最简单最实用的方式解决问题。


 


那就是暴力。


 


叶秋一直记得那个黄昏,叶修有些嫌弃的擦着被刮破的嘴角,痞里痞气的捡起地上的书包,然后招呼他:“快点儿,回家了。”叶秋想,他当时一定是小跑过去的。跑向自己的梦想、希望、崇拜和爱。


 


那刚好是一个是少年对于爱情的启蒙阶段,叶秋惊恐地发现,当身边的朋友都一个一个的找到或者有了暗恋的姑娘,他却对那些花蝴蝶一样漂亮的女孩子无动于衷。他的朋友曾经调笑过他,“你就不想跟姑娘牵个手?我女朋友的手特别软特别小,身上还香香的……”


 


牵手?叶秋茫然的想了想,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盯住了自己的手——也是叶修的手,他很熟悉的手,骨节并不分明,手指纤长,手掌比起普通的男生略薄两分,是叶秋唯一想去牵的手。


 


从这个略有些诡异的想法起,懵懂的少年知道了自己隐秘的心事,它就像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他稚嫩的肩膀上,而这一次,没有大哥再来当他的依靠。背德、乱伦这些词语就好像一把又一把的尖刀,刺在他还未经风雨和风霜的心上,本该美好的初恋,却成为了恐惧、悲伤的代名词。


 


叶秋开始躲着叶修。他渐渐的不想两个人一起上学,不想一起吃饭,甚至终于肯搬出两个人共同的卧室,挑剔叶修做的饭菜。


 


如果是二十七岁的叶修,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冷落和苛待,或许能一笑置之抑或云淡风轻。但十五岁的叶修做不到,他从试图和叶秋聊天到最后忍无可忍的质问:“你最近怎么了?你不太对劲。”


 


叶秋看着他的大哥,一件白衬衫和最普通的黑色休闲裤,却很衬他身上那股子纯粹淡然的气质,纯黑色的瞳仁盯着自己,目光温柔的有些潋滟。如果,它里面只装的下我一个人就好了。


 


十五岁的叶秋太稚嫩了,他远不能认清一些人和事对于自己的意义,只知道最起码的自我保护和自我安慰,不懂得顾忌太多,“因为我觉得现在这样比以前好太多了。没有人指指点点的去议论了,天才哥哥和他的平庸弟弟?你受欢迎又开朗,我又木讷又笨拙,不是么?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戳我脊梁骨?就连被你揍过的混混都看不起我,说我是只会躲在你身后的怂包!你不是一直爱出风头么?我只有这样才能少被刺激一点啊,大哥!”


 


“天知道我多希望……我多希望……你从没存在过。”


 


那真是叶秋人生中演得最好的一出戏了。叶秋之前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眼睛里的光可以那么迅速的黯淡下去。


 


叶修似乎一下子不会动也不会说话了,人生中第一次的,他看起来不再是那么游刃有余胸有成竹,“我……你怎么会那么想?我……”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叶秋就三步并做两步的上前把门关上了。


 


之后叶修再也没有来他的房间里找过他。


 


②叶修


 


叶修打小就是个软硬不吃的棒槌。长辈关爱的缺失,或多或少催生了坚硬和凛冽的气质与性格,天生的责任感,更让他习惯于把心事和情绪都深藏于心底。


 


但正如没有孩子不渴望快乐团圆的童年,叶修也不例外。但是他有一个慰藉。


 


叶秋从小就像个跟屁虫一样,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几乎寸步不离,对他是那样的依恋。分到了好吃的糖果要给他留,吃到了好吃的菜要跟他分享,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紧紧贴在他身上才睡得着。仿佛只要叶秋在身边,叶修那颗寂寞而又比同龄人苍老的多的心,总是怀着数不清的柔情。


 


他心甘情愿成为了叶秋的伞,遮挡了叶秋本应经受的所有风霜。可是十五岁的时候,一下子就都变了。叶秋似乎打定主意要在两个人中间建上一堵墙,任叶修准备了冲锋枪高射炮,也再也没办法冲破他的心防。


 


梦想的遥远和弟弟的疏远,就像两股作用力,在这个十五岁少年的心里一道一道的刻下痕迹。在他们高考前一个月,他们的父亲回来了,而且这一回,就是真正的回来了。


 


叶父已经早已不再年轻,也不再是当年伤心潦倒的年轻父亲,那些积攒了十几年的陈旧恩怨,终于被他一脚迈过,并不值一哂了。后知后觉的他终于明白,最该被爱和补偿的,是他多年忽视的一对幼子。可是毕竟多年隔阂,一朝一夕难以弥补,只能用笨拙的夸奖和颇有些无营养的对话,当做父子交流的桥梁。


 


叶家是个颇传统的家庭,长子一般就是传承和责任的代名词,而在叶父看来,他的长子的确八面玲珑,一颗心上全都是窟窿眼子,幼子寡言少语,内向羞涩,性格敏感,不适合商场,不太像自己,倒是更像母亲。像母亲。


 


做父母的,有时候的确难以一碗水端平。叶父在心里,已然把叶修当做自己的接班人,不免更多的留意,甚至还谈了很多学校和专业的选择,以及出国的可能。


 


但叶修心里藏着个对于他们家来说颇有些难以启齿的梦想,本就疲于应对父亲笨拙的关心,再加上他本来就暗暗关心着叶秋的状态,却发现他越来越寡言少语,父亲和他说话,也只是说一句话来应付。


 


他不免常常想起叶秋当时的话。


 


如果你从未存在过就好了。


 


高考之前的一个月,叶修觉得叶秋越来越不对劲了。他路过叶秋房门的时候总能听见翻捡东西的声音,在家里的时候也都一个人在房间里呆着,不知怎的,或许是双胞胎兄弟之间奇妙的联系,叶修总是有不祥的预感。


 


于是有一天他装病请了假,没去上课,刚好家里的保姆奶奶因为身体的原因住院检查,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家。叶秋房间的门自从他单方面的冷战之后,常年都是锁着的,钥匙只拿在自己手里。叶修平日里最喜欢摆弄些旁门左道的东西,无师自通的学会了用别针撬锁这一项技能,就这么撬开了门。


 


叶秋的房间和两个人原来一起住的房间大小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少了那么些活人的烟火气。叶修四下看了看,在床脚边发现了一只旅行箱,还没上锁,叶修在箱子里发现了一些换洗的衣物和叶秋自己的身份证。收拾整齐的行李,叶秋最近的反常,他想要做什么一目了然。


 


叶修看着这个行李箱,心中忽然升起了无限的挫败。春末夏初,外面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滂沱的雨,冷硬的风,忽然就这么毫无阻碍的冲进了叶修的心里,让他忽然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


 


如果你从来都不存在就好了。


 


那就让他只变成存在过吧。


 


刚好,他还愁怎么跟父亲说他不想上大学想去打游戏这件事。他性格一向坚忍果决,转瞬之间就做了决定。当他走出已经快半个街区的距离时,叶修忽然回头看了看。雨很大,风也很急,在这样的狂风骤雨之下,他居然……像个符合年纪的孩子了。


 


从叶修有记忆以来,他似乎就没有哭过,以至于他不明白流泪,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他却知道,他心里充满了要溢出来的悲伤。


 


他的心随此而逝,而永远无人知晓。


 


那个房子里,有他年少的欢喜。


 


直到他离家三个月之后,叶修才又一次打开了自己的QQ号。他至少收到了成百上千条消息,几乎都来自同班同学,但叶秋一个人就占了一千多条,从刚刚开始的:“你拿了我的行李?你去哪了?”“爸都气疯了你快回来。”到最后几乎神经质的:“哥,你在哪?”


 


叶修盯着这些消息看了一会,然后拉黑了他。


 


后来叶秋用了无数个小号去加他,每次的申请也千奇百怪,但是叶修从来没有同意过。


 


直到后来苏沐秋去世,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原因,鬼使神差的同意了叶秋的好友申请,告诉了叶秋自己的地址。


 


叶秋来得很快,二年不见,他的个子窜的很快,比叶修自己还高了二三厘米,身板似乎也壮实了,相貌和身高上的差别,似乎一下子提醒了叶修,那被他自己刻意忽视的分别与隔阂。


 


那天晚上月色很美,也很凉。叶修记得自己好像是靠在叶秋的肩膀上睡着了,那是他在苏沐秋离开之后最甜美的一场睡眠,那令人熟悉的、属于叶秋的气息,诡异的为他带了安宁。


 


③叶秋


 


在大哥离开的第三年,叶秋终于知道了他的地址。其实以他们家的实力,就算是在中国,想找个人不说是易如反掌,却也不难,但是他父亲一开始的时候心里生气,故意不想去找叶修,后来是想既然他这么喜欢打游戏,不如就先随他去,毕竟是个孩子,熬不住了自然就回来了。


 


一等就是两年。


 


叶秋是在一间小到过分的房子里见到叶修的,这栋楼位置偏远,是个典型的城中村,又脏又乱又差,叶秋来的时候因为一身着装实在是鹤立鸡群,还被两个小混混拦住了,打了一架才脱身,所以见到叶修的时候还顶着一只乌青的眼眶子。


 


房间很小,却还算整洁,除去叶修,还住了个小女孩,长得眉清目秀,就是眼睛肿的像核桃,抱着个相框一直哭,见到叶秋也没打招呼。看着相框里那跟那女孩眉目有六分相像的黑白照片,叶秋心里也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


 


他哥狠狠的嘲笑了一下他的乌眼青,但是还是给他找出了一管药膏涂上,又给他下了碗面条,里面碎碎的切着胡箩卜丝和黄瓜丝,上面扣着一块辣椒酱。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人,仿佛催生了辣椒的味道,让叶秋差点落下泪来。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让叶秋恍惚的以为他们回到了小时候的日子,让他甚至忘记了对于兄长的绮念。他有一大堆的话想说,可是才说了一半,就发现他的大哥已经靠在他身上睡着了,看起来疲惫而脆弱,让叶秋一下子就愣住了。


 


在手足无措了一会儿之后,他刚想轻手轻脚的把叶修放在床上,却发现叶修的脸上有两道浅浅的泪痕。


 


他明明没有醒来,却在流泪。


 


连梦中的哭泣,都这样沉寂和隐忍。


 


那一刻,总是在少年时期停留的,中二的少年叶秋,终于长大了。每一个男孩都会从崇拜父亲走向反抗父亲道路的必然一样,叶秋没有一个父亲的角色让他去这样做,但在看到叶修眼泪的那一刻,他忽然明白,他想去走的路。


 


他想用一生走的路。


 


有了第一次相见,叶秋与叶修的往来终于开始频繁了起来,后来联盟第一赛季,叶修用叶秋的身份参赛,住处也是瞒不住了。但是叶父好像破罐子破摔,懒得理他,有话也只是叫叶秋代为转达。


 


其实叶秋隐约是知道叶修为什么会仓促地做出离家出走的这个决定的,但是多年以来,叶修从未提过当年那场孩子气却伤人的争吵,也从未问过叶秋准备离家出走的初衷。叶秋那声道歉,也就闷在心里,悄无声息的发酵。


 


然后他逐渐发现,那被他逃避、畏惧、甚至隐隐不齿的爱意,依然在壮大与生长着。但二十几岁的叶秋终于后知后觉的学会了面对,即使是爱上了一个对于他来说错误的人。


 


因为爱是不应该被畏惧的。


 


叶秋对叶修的爱太复杂了。叶修被逼退役的消息一流出,叶秋就想去看叶修了,看看他生活的怎么样,需不需要帮助,但后来一想想,又觉得没必要,去了只是给自己徒增心疼与不痛快。


 


如果要把叶修比作什么的话,叶秋觉得,最适合的居然是野草。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特别甚至普通,但是却那么坚韧,那么顽强,把他放在什么样的环境都能生长,永远昂扬和向上。


 


叶秋的爱里面糅杂着憧憬、敬意、亲情甚至太多太多的岁月与记忆。长久以来,即使得不到回应,却也让他欢喜。


 


不必说出口,不必在一起。


 


④叶修


 


如果不是习惯通宵和昼夜颠倒,叶修早已经睡得人事不知了。自从保姆阿婆去世,叶家就换成了钟点工,现在父亲也不在,没了叶秋,这房子旷的可怕。


 


叶修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凌晨三点半,他在竞技场换了五个小号,虐了差不多二百个人。


 


但他的笨蛋弟弟还是没回家。


 


公司应酬也不会这么晚……难不成……有了女朋友?


 


叶修不知为什么居然对自己这个想法莫名抗拒,然后一战矛戳死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剑客。


 


凌晨四点的时候,楼下终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叶修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下了楼梯,最后在叶秋关门之前,勉强站住了脚。


 


但叶秋比他想象得更加惊讶,就傻呆呆的站在玄关,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他。 


 


“虽然已经是第二天,不过你就将就着吧。生日快乐啊,笨蛋弟弟。” 


 


然后他看见叶秋像个木头人一样的向他走来,最后抱住了他。浓郁的酒气,却还带着让叶修喜爱的气息,好像一下子让时光卷席而去,回到年少的光景里。


 


一样的心情,一样的欢喜。


 


好像第一次发现,原来我这样爱你。 


 


 


 

评论

热度(266)

  1. 蓦然回首好梦留人睡 转载了此文字
  2. 老子就是爱叶修好梦留人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