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

【周叶】 岁月静好 (撒糖向短fin)

好梦留人睡:

1.大写加粗非常非常多的私设


2.ooc!


 


 


·周泽楷


周泽楷的荣耀之路始于他的姐姐,周展瑶。


周展瑶自小就是仙女中的一股清流,时刻透着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气魄,把小区里的男孩子们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是公认的孩子王,别的姑娘在学钢琴和跳舞的时候,她吭哧吭哧的去学自由搏击,每天在客厅里打着沙袋玩。


后来有了周泽楷,周小姐姐越发像个混世魔王,每天抱着周泽楷出去炫耀:“看到没,我弟,长的多好看啊!”虽说周泽楷后来不负众望的长成了个帅比,不过一岁的时候其实大家长得都差不多,反倒是因为周小姐姐的炫耀行为,周泽楷小时候可没少受风。


周展瑶十七岁的时候迷上了一款叫荣耀的游戏,那时候她高二,课业实在有点繁忙,不过也依旧挡不住她玩游戏的心,每到周末周泽楷就能看到周展瑶坐在电脑前吆五喝六:“靠靠靠!牧师奶一口,那个骑士你特么别给我ot!输出!输出!跟上啊我靠!”


后来周展瑶高中毕了业,那个暑假更是让家里充满了荣耀的气息,周泽楷经常一下课回来就看到自家姐姐穿着工字背心和短裤,头发草草的梳上去,嘴里叼着根冰棍含混不清的骂:“我靠会不会玩!你怎么这么菜,一个技能都没打到boss上,日哦!”


周展瑶考的是本市的大学,考虑到周家的特殊情况,学校批准了她的走读,再然后周泽楷就慢慢开始在家里的各个角落看到一个角色的海报。


一叶之秋,操纵者,叶秋。


那是他们缘分的开始。


周展瑶成为了这个角色以及操纵者的脑残粉,通过周展瑶的絮叨,周泽楷开始了解到荣耀这个游戏已经开始有职业联赛了,这个一叶之秋就是其中一支战队的主力角色。


“他……很棒?”


“对啊对啊,超棒的,超炫,他战法超6!没人搞得过他的,我跟你讲哦,你大姐我还跟他说过话呢!想当年在工会,我可是被他带过的,现在想想早知道应该把会长的声音录下来的啊,谁知道他现在不露面呢……可惜了可惜了……”


面对他姐姐这花痴迷妹的举动,周泽楷只能矜持的翻出一个白眼。


他本来以为他姐姐只是三分钟热度,可是知道好几年过去了,他姐依然热情不改,每一次叶秋所在的嘉世战队来S市比赛,他姐都风雨无阻,H市的比赛也更是能去则去,第三赛季总决赛的那天,周展瑶大晚上给他打电话,电话那边是能震破耳膜的尖叫和欢呼:“小楷!小楷!我们赢啦!嘉世赢啦!三连冠啊啊啊啊啊!!!!!!!”


周泽楷隔着一通电话见证了王朝的辉煌,也被那气氛感染,第一次从心底萌生出想玩玩看的冲动,于是就真的买了张账号卡回来,那时候周泽楷很喜欢美国电影,尤其是特工电影,最喜欢主角们浑身荷尔蒙的玩枪和射击,于是给自己起了个枪声鸣的ID。


快要转职的时候周展瑶极力推荐他玩战法,并且想邀请他进嘉王朝,周展瑶技术不赖,资历又老,早就是公会的元老,带他一个新人不成问题,而且还有材料资源,比周泽楷孤零零的练级强多了,但是周泽楷就是喜欢枪系职业,又不喜欢工会束缚,最后就这么作罢了。


谁知道一玩就玩出了名堂,第四赛季中段,周泽楷就被轮回战队挖掘,准备让他第五赛季成为正式选手,周展瑶更是一脸懵逼,面对着找上家门求签约的工作人员完全不知所措,三言两语的把人打发走,就把周泽楷按到沙发上摆出了严刑拷问的架势。


想说点什么,比如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之类的话,可一看,弟弟都十七岁了,个子窜得快,比自己都高了半个头,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抱着她哭的半大孩子了,嘴边的话还是又咽了回去,只是问道:“想去么?”


周泽楷点了点头。


那就去,周展瑶心想,还能有他姐撑不下的天么?


周泽楷就这么加入了轮回。


好巧不巧,第五赛季轮回的第一场比赛,对手就是他姐心心念念的嘉世战队。说实话,周泽楷对于荣耀是喜欢的,但却说不上热爱,他性格如此,天生感情薄凉,除了对太亲密的人以外,对于所有人和事的感情都像是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一捅就破。对于荣耀,在他心里也就是那么回事,反倒是由于姐姐的加成,对嘉世有了三分留心,更是想比赛结束却窥探一下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队长的真容,回去能和老姐念叨二三。


如若可以,能讨到几张签名最好,拿回去讨周展瑶开心。


在周泽楷的想象里,叶秋该是个眼神锐利,颇韩文清风格的汉子,毕竟虽然王朝已现颓势,但是斗神依旧如日中天,再加上周展瑶每天的魔音穿耳,想讨厌或者看轻这个男人都不行,而且据周泽楷的观察,叶秋的游戏风格很是果决绝不拖泥带水,招招都往命门上戳,眼光之毒辣,让人不得不服。


潜意识里,就给叶秋加了个莫名其妙的人设。


比赛结束之后,周泽楷按照前辈们说的摸到嘉世的休息区,探头往里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没在嘉世阵容里见过的,却穿着嘉世队服的人。


是谁一目了然。


有些出乎周泽楷的预料,叶秋居然是一个身形挺拔却又有些清瘦,而且眉目温和的一个人。


“你是……周泽楷对吧?小周?”


周泽楷木木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什么,或许是诧异叶秋居然记住了他的名字,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反倒是叶秋说:“你打得不错,单人赛里把我们新人都打蒙了,前途无量啊。”


周泽楷虽然听惯了这类的赞美,却生平头一次生出些受之有愧和窃喜糅杂在一起的复杂情绪,一时之间脸涨得通红,手忙脚乱的把签名板递了过去:“我……姐,喜……欢。”


叶秋:???


对于一个理解能力正常的人类来说,第一时间反应出周泽楷的意思还是挺困难的,但叶修是谁啊,一颗七窍玲珑心,冰雪聪明的紧,脑子稍稍转了个弯就明白了,很爽快的给周泽楷签了名字。


谁料周泽楷看了那个签名好一会,既不说话也不动地方,搞得叶秋都难得怀疑起是不是自己的字实在是太丑了,十分的不堪入目?但周泽楷最后却笑了,俊脸涨得通红,把自己轮回的队服脱了下来递到叶修面前:“麻……烦,我也……喜…………欢。”


最后那两个字实在是说的太嗫喏太断续,但叶秋却觉得这后辈实在可爱,所以特别仔细的在这件队服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时周泽楷意识到,他姐姐实在是个卖安利的好手,他早已经不知不觉间成了一个粉丝,还幸运的获得了爱豆的亲笔签名。


 


 


·叶修


叶修其实是一个审美观有点奇怪的人。


他自己也承认,比如说后来君莫笑那身惨不忍堵的红配绿,苏沐橙都觉得丑的要命,唯独他还自觉好不错,毕竟嘛,自己的儿子得自己疼啊。


但是他和大众审美观也有一样的时候,比如说,周泽楷,他就觉得很好看。


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才十八岁,鲜嫩的跟小水葱似的,站在休息室的门口,探头探脑的,带着点紧张和羞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样子,真是让叶修不由得露出老母亲一般的微笑。


他对这个后辈很有印象,神枪手玩得特别好,让他不由得怀念起自己的旧友,方方面面来说,这都是个非常大的肯定。


这后辈拘谨的不行,说话少且慢,一句话连叶修这种脑筋快的人都得反应好一会,不过实在是可爱,让叶修这种怼人的好手都不忍心下嘴。


实在是可爱极了。


叶修见多了对他尊敬的后辈,也有没大没小打成一片的后辈,但是像周泽楷一样活像个追星的追星族似的,还真没见过,再加上对周泽楷职业的感怀,叶修难免对这个后辈多上了几分心思。


第五赛季初,周泽楷一直在个人赛中出场,几乎是势如破竹,可是好景不长,新秀墙就像是翻不过去的大山,稳稳的拦在他面前。嘉世和轮回的第二场交锋,周泽楷是轮回擂台赛的第一个选手,嘉世的第一个选手则是叶修,叶修并没有给这个欣赏的后辈多点关怀,干净利落的来了一个一挑三。


比赛结束之后叶修在场馆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周泽楷,一米八的个子窝在一起,实实在在的一大团,却又有点诡异的萌感。叶修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问道:“不开心?”


周泽楷抬头看了看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新秀墙这种东西,差不多每个人都会遇到,你不用太过沮丧,日子长了就好了。”


周泽楷皱着眉头说道:“你……也?”


叶修挽了挽袖子,道:“这我还真没有。”


周泽楷气愤的朝他皱了皱鼻子。


叶修不由得被逗笑了,笑了一会然后说:“没有办法,我天赋高。”这句话实在是太过朴实,古往今来,无数的人面对自己的成就都会说是百炼成钢,勤学苦练所得,叶修当然也一样付出过无数的汗水,努力过一个个晚上,但是他却跟周泽楷说,没有办法,是我天赋高。


听上去像是无耻的炫耀,但却无比的真诚,


羡慕嫉妒恨也没有办法,老天爷赏饭吃。


周泽楷歪着头想了想,朝他无奈的点了点头。叶修嘴角噙着笑意,又说道:“至于你的队员,你也不要太过烦恼,会好起来的。”那个时候周泽楷只是惊诧叶修看出了战队中对他无形的排挤和忽视,却没有意识到,那句话里不知有多少叶修的无奈和惆怅。


 


 


 


·周泽楷


周泽楷和叶秋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起来,第五赛季的夏休期,周泽楷还专程去H市玩了一个星期,但为了避嫌,他没有住在嘉世而是住在了酒店。跟着叶修胡吃海喝,还拍了不少照片,临回去的时候周泽楷很开心,特意用自己拙劣的语言技巧表达了感谢,叶秋笑呵呵的听完,还送了他礼物。


是两个已经绝版的一叶之秋手办。


“一个给你,一个给你姐姐。说起来我一直想问你,你姐姐是不是荣耀一开服就在玩了,一区的账号是‘瑶琴声声’?”


这回周泽楷可是结结实实的惊到了,愣愣的点了一个头道:“你……知道?”


叶修笑容更大了些,“我记得她,展瑶对吧?是一区的老人了,跟我下过好几次本,我游戏里还有她的好友,本来原本不知道她名字,但她写过很多次信给我,也和沐橙一起玩过。还得托你带话,多谢她多年的支持。”


周泽楷不由得心里泛出一层层的涟漪。俱乐部经常会收到粉丝的来信、礼物,但是一般都是丢到一边,很少有人去管,周泽楷也只有偶尔兴致上来会拆一两封看一看,他没想过叶秋居然会看粉丝的信,记住粉丝的名字,这对职业选手来说实在有些天方夜谭。


不由得想起叶秋曾说他打游戏并不是因为粉丝,也不会因为粉丝的意愿改变自己的目标。


话虽如此,不过,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叶修


第六赛季,嘉世的成绩虽说不尽如人意,但是好歹也依旧是季后赛的豪强,但第七赛季,嘉世却连季后赛都没进去。嘉世常规赛的最后一场是客场对阵轮回,比赛结束了之后周泽楷找到了叶修,说要请他吃饭。


叶修觉得自己脸上看不出喜悲,而实际上,却也不知道该摆出个什么表情面对这个局面。甚至心里面都没有什么太复杂的情感,只剩下一片无谓的空茫。


只是隐约觉得,他这么多年为嘉世披肝沥胆,似乎也终究是有了个尽头。


其实,很是伤心。


周泽楷带他来了个地方很隐秘的小馆子,味道居然出奇的好,连叶修这种忽视口腹之欲,虐待自己肠胃多年的人都赞不绝口。叶修看着眼前的后辈,不由得也有点感叹岁月如梭,一转眼间,当年的小小新秀,都已经成为能独当一面的战队队长了。


“最近轮回势头不错,你打的很好。”


“团队赛可能还是磨合得不够好吧,有待改进,不过已经很好了。”


周泽楷看着他,戳了戳面前的菜,说道:“队员。觉得……我不好……说话。”


叶修挑了挑眉毛,“小周确实是话少,但是不好说话……不如哪次你开个会,自己或者叫小江,好好说说这个事。”叶修看见周泽楷抬头看了看自己,居然带着点初次见面似的胆怯,然后断断续续的说:“……我也,不想……这样。”


叶修从周泽楷断续缓慢的描述中,拼凑出了一个故事。


周泽楷出生在一个医生世家,父亲母亲,祖父祖母,姥姥姥爷,一家子全都是医生,家境殷实,上头有个姐姐,还是个宠弟狂魔,打小就浸在蜜罐里,他幼时虽然天生内向,却也只是腼腆,愿意跟在姐姐后面当跟屁虫而已,并没有到后来寡言到可怕的样子。


二零零八年,周泽楷七岁半,周展瑶十四岁。


那一年的五月十二日,是一个国家的伤痛记忆。


周家父母双双响应了号召进灾区救援,深入腹地,谁知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周泽楷只能知道父母是英雄,却连能凭吊的尸骨都找不回来,只能对着两座衣冠冢聊寄伤怀。


父母亡故,但左右叔伯祖父母都在,他们姐弟生活却也没有如何难过,只是毕竟生活遭逢骤变,周泽楷本来就是内向的性格,一时之间更是寡言。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少男少女情窦初开,周泽楷长得俊俏,难免有小女生暗送秋波,可他就是根不折不扣的木头桩子,哪懂这些,女孩们简直就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周泽楷当时少言寡语,个子还没长起来,才一米五左右,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软柿子,总有男生看不惯这款‘小白脸’,于是周泽楷的作业本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校服上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墨水迹,他为了避免生事也不敢告诉姐姐,只得一忍再忍,但那些人反而变本加厉,有一天周泽楷带着一脸的乌青回了家,周展瑶当即就跟吃了炸药一样找了学校。


周展瑶那时候刚上大学,亭亭玉立的一个姑娘,骂起人来却火力十足,那些男生们的家长被骂的没招,最后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一样都没少赔。但是自此之后,周泽楷就有了个毛病,一个不大不小,在他身上有甚至像没有一样的毛病。


他口吃。


叶修看着面前这个俊俏的青年人,因为吐露秘密,说的话太多,他显得有些吃力,眼圈也有点红,不由得让他生出一股怜惜。


“我……努力,可,没人,懂。我……坚持……不……”


叶修沉了沉眸子,然后说道:“小周,我们的努力,不是为了给人懂的。”


“我十七岁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说到这,叶修这样口齿伶俐的人居然也停住了一会,接着说道:“我和我的好朋友一起,遵守交通规则,然后忽然就被一辆车撞飞了。”


“我比较幸运,他比较倒霉,谁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都是被撞的,他当场死亡,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捡回了一条命。其实伤得也不重,但醒过来的时候云里雾里的,感觉被人锤了一榔头,然后……”


“我发现我手断了。”


说着,叶修把一直穿着的队服外套脱了下来,里面是一件短袖,他的右臂就露了出来。叶修皮肤很白,一看就没怎么晒到过,是宅男标准款,但是在右臂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极其显眼。


“其实现在想想,没多大的伤,不像老孙,伤到了神经。就是普通的骨折和韧带断裂,治的也及时,可是当时年纪轻,心思重,总觉得这辈子估计和荣耀绝缘,当时……沐秋一走,沐橙情绪也不稳定,当时也在想,算了吧。”


“不打了。回家,继续读书或者怎么样的,一了百了得了,再也不打游戏了。可是又觉得差一口气,一是因为自己意难平,而是因为沐秋人没了,我总不能也交待。于是钢钉还没取,就开始打游戏,一开始的时候,毕竟一个月没碰,状态有点不如以前,做基础训练的时候速度慢了点。”


“当时有点……受不住,觉得自己不如从前,于是死命的练,从白天练到晚上,最后一点一点缩短时间,沐橙那个时候都觉得我魔障,后来拆钢钉的时候医生还把我骂了,说我瞎担心,屁事没有,什么也不影响。”


“没有什么是必须让人理解的,小周。”


“自个儿对得起自个儿,总有一天,你努力的岁月,会照亮你的路。”


叶修自己都很诧异,居然说了这么多话,许是最近他心中一团乱麻,千头万绪,一时之间情难自禁,又或许是出于对周泽楷的青睐,难免多了三分心疼。


 


 


 


·周泽楷


周泽楷觉得,他好像对叶修产生了些不应出现的感情。


爱情。


他觉得实在是太过于不可思议,仔细想想却又情理之中,但他根本不敢去像这位意中人吐露半点,只好把自己变成个蚌,牢牢地闭着壳。


第八赛季伊始,还没等终于彻底团结起来的轮回战队大显身手,周泽楷就知道了一个算不上噩耗的噩耗。


加入战队以后为了训练方便,周泽楷一直住在战队里,不过回家的频率也不低,这天他回家看他老姐,他姐在屋里炒菜,也不知为什么,从来没动过他姐包的周泽楷那天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就去翻了周展瑶的包。


然后在里面翻到了就诊证明。


周泽楷当时觉得他一直在耳鸣,眼前什么也看不清,他只得一直徒劳地大睁着眼睛。


应该是哭了。


周展瑶就是炒了个菜,回来就发现她那木头桩子一样的弟弟揪着她的就诊证明哭成了个泪人。


俗话说,长姐如母。


周家就是这样,周泽楷爸妈去得早,祖父祖母也是一身的老年病,听了儿子儿媳的噩耗没几年就撒手了,周泽楷全是周展瑶一手带大的,十几年,酸甜苦辣世事变迁,都是姐姐在前面顶着。


有周展瑶,周泽楷觉得天塌下来都没事。


可是现在周泽楷觉得完蛋了。


周展瑶过去把周泽楷揪的皱巴巴的就诊证明抢救了出来,拍着她弟的后背:“诶哟,祖宗,哭什么诶,你姐还没怎么样呢,我就是去医院做了个检查,说长了个瘤子,病理还没出来,良性恶性不知道呢,你姐这么冲,阎王爷不敢来接,八成是良性。再说了,哪怕是恶性的,咱们家又不是出不起治疗费,能怎么的。”


那天晚上周泽楷辗转反侧,心里头像是有个洞,呼呼的往里灌寒风。他半夜爬了起来,漫无目的开车到处跑,最后开到了酒店门口,第二天是嘉世对轮回的比赛,今晚嘉世的队员已经到了。


尽管知道失礼至极,周泽楷还是在半夜两点钟敲开了叶秋的房门。


叶秋看倒是他有点惊讶,立刻把他让了进来,还没问话,周泽楷就开始掉眼泪疙瘩。叶秋哪见过这阵仗,一时间也难得有点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从酒店的一角找到了一包抽纸,给周泽楷擦眼泪。


“我姐……去医院,肿瘤……”


叶秋已经很了解他,立刻就明白了个大概,一时之间不知怎么感慨这对姐弟令人唏嘘的命运,只是倾身抱住了周泽楷,安慰道:“小周不哭,小周不哭……”


“天塌不下来,我给你顶着呢。先等等结果,要是良性自然好,恶性的话……我们家认识些医学界的人,一定能帮到你。”


“放心。”


周泽楷透过自己的一双泪眼看着叶修,忽然知道,他完了。


他一辈子,都离不开叶秋了。


 


 


 


 


·叶修


叶修对于感情是个迟钝的人,这话不假。


可是叶修又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一个没费什么心机就让第十区腥风血雨,各大会长焦头烂额,各个战队无计可施的人,怎么会又真的是个爱情上的傻子。


只是他这一生没被什么人小心翼翼的疼爱过,不太懂被爱的感觉,一个只会付出的人,是不太能明白爱情的。


但是他也隐约感觉到,小周,可能是对他有点什么意思。


这世界上总有几样东西掩藏不住,贫穷,咳嗽,爱情。他从嘉世退役之后到挑战赛再到兴欣,周泽楷来过很多次,但是毕竟周泽楷如今风头正劲,太容易被认出来,左右S市与H市相距不远,便从来没有过过夜。


第十赛季的季后赛马上就要开始,叶修的生日也快到了,周泽楷这天自然也是开着自己的车就过来了。叶修不太在意生日这回事,但是耐不住其他人重视,生日礼物收了一堆。吃过饭时间已经不早,叶修就催促着周泽楷往回赶,怕他开车不安全。


周泽楷和他一起走到了上林苑的停车区,然后从兜里掏出个盒子塞到叶修手里,红着脸说:“送你……”叶修看着手里的盒子,说道:“你不是送了礼物么?限量版的键盘,我很喜欢啊,没必要再送了……”


“那是……我姐……这是我。”


叶修看着他窘迫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可爱,打开盒子一看,是一块手表。


一块百达翡丽的男表。


周泽楷看着他腼腆的笑了笑:“好看……才买,不贵,你收着。”


行了呀周泽楷,学坏了,睁着眼睛说瞎话了都,欺负你前辈不懂行是吧?不过也确实,叶修却是不懂这个,但是耐不住叶秋喜欢这个牌子的表,好巧不巧,周泽楷送的这块跟叶秋来看他的时候带着的那块一模一样。


这礼物实在是贵重,叶修本来不想收,可以一看周泽楷那期待又欢喜的神色,拒绝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好看,我很喜欢。”


周泽楷立刻笑成了一朵太阳花。


叶修看着周泽楷的眼神,忽然什么都懂了,你说一个人,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你,眼里都是你,为什么?


喜欢你呗。


但渐渐的,叶修发现自己也不遑多让。似乎很多年以前,那个在休息室探头探脑的水葱一样的少年,就默默地在他的心里播下了爱的种子。


原来我也是可以被人憧憬和疼爱的。


第十赛季总决赛之后,轮回战队先接受采访,记者问周泽楷对于叶修的看法,周泽楷说了句对他来说挺长的话:“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那时叶修看不到周泽楷的表情,等到他开了电视看转播的时候才发现:


他的眼睛里燃着爱的火与光。


 


叶修再次露面在世邀赛的会上之后,会议一结束,他就被周泽楷堵住了。


“不让你走了。”


说的特别快,无比流畅。


“说爱你的话,不会停,不会慢,也不会少。”


以前怎么没发现,小周……这么伶牙俐齿?


 


 


·周展瑶


第八赛季的时候,我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病。


子宫内长了个瘤子。


一开始说实话,我也吓坏了,我不想死,毕竟我年纪虽然不小了,眼看着三十,却也算不上老,我还没睡上十八厘米的帅气小狼狗,也没舔到我叶的脸,我弟还年轻,也还没娶个媳妇,事事都放心不下。


但是后来我弟在我眼前哭了一场之后,我也就不怕了。


怎么着我也得活着,良性肿瘤切了就成,不良性的我也得带带拉拉的活着,掐住命运这个小婊子的喉咙neng死她。


我住院的时候叶神来看了我,带着一大盆木槿花。


我不由得感叹,我爱的男人就是这样清奇,别人来探病都是一束花一束花的带,叶神直接搬了一盆。S市的天气还很热,叶神穿着的短袖湿了一半,看来那花不轻,吓得我一看到他进门就立刻接了过来,叶神手上有旧伤,我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万一要是搬花出了个三长两短,我得内疚的从病房里跳下去。


“我没告诉小周,自己来的。”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


但确实不是我第一次见到叶神。


说来话长,我是微博上叶修全国后援会的皮下,到第八赛季的时候已经是第十个年头。当年在第一区,我和叶神相识,我还是个菜鸡,阴差阳错选的战斗法师的职业,在副本里可把叶神坑惨了,叶神也没骂我,反而说我意识不错。


后来一来二去,我就在嘉王朝工会开始干了起来,因为我当时还得上学做不了职业玩家,所以只是个元老身份,不担任实职。荣耀职业赛开始前,我祖父祖母去世了,小楷的口吃也越来越严重,本来说好要工会和嘉世战队的成员一起面基,我也没去成,十分遗憾。


叶神知道了我家里的情况,给我发了大家一起拍的照片,我没看到副会的身影,还发现他一身的伤。他却安慰我,开解我,还寄了一幅画,是画的我的角色,我当时,没想到叶神居然还会这个。


那个时候起,我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小粉丝,我尊重并且心疼他的遭遇与一切。


但是之后他成了职业选手,联系便不再频繁,我一直以为我只是他生命中籍籍无名的过客,唯一的联系是几封回信和QQ消息,但我没想到他会记得我,从小楷嘴里知道的时候我简直以为我在做梦。


更没想到,他会在这么热的一个天气,搬着一盆这么重的花来看我。


“这是木槿花,花语是坚韧、永恒美丽、和……温柔的坚持。”


“要坚持下去啊,展瑶。”


第九赛季的时候小楷有一次回来,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这孩子本来口吃就没好利索,那天更是结巴的要命,说了好久我才听明白,他说他喜欢男人。


“你要是真的自己喜欢,觉得能幸福,别说男人,你找只狗、找个妖怪,我也不拦你。”


可我没想到,他把叶神领回家了。


这小子,不服不行。


我在厨房洗菜,他进来帮忙,脸红红的,“姐,我……我……我……我……媳妇儿,好不?”瞧你那自豪的小样,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我我我我我什么我,你一分钟不眼馋你姐能怎么的?


我很感激叶神。


感激他在我困顿时开解我,也更感谢他,成为我弟弟的归宿。


“小楷啊,你上辈子一定拯救银河系了。你看你二十三岁就已经能拥有整个他,我二十三岁时还在想怎么离他更近一点。”


小楷听了眼睛里浮出一点淡淡的波光,笑着说:“我也觉得。”


岁月静好。


 

评论

热度(306)

  1. 蓦然回首好梦留人睡 转载了此文字
  2. 老子就是爱叶修好梦留人睡 转载了此文字